曾经的伤疤,在温柔的掌心里抚平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18 12:39
  • 人已阅读

  女儿还没有生下来的时候,母亲就打来电话,小心翼翼地试探我:安安,让你姐姐给你看孩子好不好,她没有工作,还要供女儿读书……我一口将母亲的话否决掉:她缺钱我可以借给她,姐姐给妹妹做保姆,让人听了不笑话才怪!再说她那么低的文化,又总爱没事找事,把孩子带坏怎么办?!母亲听了不再言语,叹口气便将电话挂断了。

  

  母亲似乎总是觉得亏欠了姐姐什么,才让她不能像我一样,从小镇走出来,且在繁华的都市里有一份高薪的工作和一个温暖幸福的家。她从小便是个叛逆的女子,尽管比我只大了3岁,彼此却像是隔了长长的30年,没有多少言语可说。我们一前一后地读书,也一前一后地走路回家。我不知道她哪儿来的那么大的魅力,总能将小镇上最优秀的男孩子召集到自己的身边来,且让他们紧紧地围着她转。我被她的光环罩着,唯有奋力地读书。这一招果然是见效,姐姐连考了两年的高中,都没有考上,最后竟然是和我留到了一级,且因为成绩不好,坐在了我的后面。那是我第一次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,走到姐姐的前面来。我用高高举起的右手,响亮回答问题的声音,老师青睐的眼神,名次榜上耀眼的成绩,父母欣慰的笑脸,一次次地刺激着骄傲的姐姐。当然,更重要的,是我开始在男生们的眼里,和她一样,绚丽多姿起来。

  

  那时她总爱和本班一个叫秦的男生一块回家,我是丝毫不喜欢那个高大帅气却面容冷漠的男生的,但莫名其妙地,在经过他的时候,总爱看他一眼,或是冲他暧昧地笑笑。那男生果然经不住我的诱惑,给我写过情书来,说了许多让我脸红心跳的话,放学的时候又摆脱掉姐姐,在离校门口不远的马路上等我。这样的小约会,没有几次便被姐姐发现了,她什么也没有跟我说,却是硬拉着那个男生的手,高昂着头一次次地从我身边走过去。我在大哭了一场后便回家向母亲告状,说姐姐不好好学习只想着谈恋爱,还把她书本里的情书翻出来给母亲看。母亲一直对姐姐的成绩头疼,我添油加醋的汇报让她更是伤透了心。她在将姐姐骂了一顿后,给她下了最后的通碟:要么退学继续谈恋爱,要么留在学校里读书。姐姐想也没想地就回复母亲,说她宁愿退学谈恋爱。母亲终于忍不住,啪地将手打在姐姐的脸上。

  

  这一掌,让倔强的姐姐再没有返回学校去。老师们对于她的辍学,只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,便忘记了。而我,却再也难以消除这样一个留在我心底的疤痕。我曾经拼命地想要去修复它,却一次次被姐姐给拒绝了。她依然是那个执拗的女子,东奔西跑地各处打工,谈了许多次恋爱,每一次都如烟花一样地绚烂又短暂。她似乎用这样的方式证明或摆脱着什么。直到后来我大学毕业,找到一份薪水丰厚的工作,举手投足里处处有她无法模仿的优越和高傲,她这才顿悟似的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突然间安静下来,按部就班地结婚,生子,就业,失业,而后又离婚,为孩子的学费去前夫那里一次次地吵闹,再然后便是丢了脸面,让母亲来求我给她找份工作,即便是给我看孩子她也是乐意。

  

  我始终没有把母亲的话放在心上,而且我想我已经拒绝掉了,姐姐也不会再说什么了吧。这么多年,她那么冷淡地对我,甚至我读大学的时候,她在附近打了一年的工,都没有看过我一次。而我,凭什么就该无休止地讨好着她,求她来原谅?

  

  一个月后,母亲又打过电话来,急急地说:你姐姐已经坐汽车去找你了,她从没去过你家,走丢了怎么办。我说,好,我让老公这就去接她。母亲顿了顿,又加了句:她已经把女儿安置到我这儿了,你,还是让她照顾一段时间吧,这样也好慢慢给她找份干得长久些的工作;钱,按一般人家的算就行……我默默地听着,在快挂断的时候,终于长长吁口气,说:妈,你放心吧,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姐姐。

  

  姐姐到我家一个星期后,彼此间的那份陌生和尴尬才开始慢慢地消除。她不再一个劲地只忙着做饭和洗衣,而是会在我空闲的时候与我聊上一会。话题除了母亲便是孩子,关于我们自己,总会在偶尔碰触到的时候,敏感地跳开去。但能够与我说些什么,或者什么也不说,只是坐在我的身边,看我翻着她不懂的英文画报,就似乎足以让她快乐和欢欣。她自己买来颜色鲜亮的毛线,给我未来的孩子织可爱的帽子、手套、围巾和毛袜。我看着上面绣着的美丽非凡的蝴蝶和花儿,便笑道:你怎么知道我生的一定是个爱臭美的小女孩?姐姐没有抬头,依然在专心地绣着她的花儿,却温柔说出一句:妹妹这么漂亮又聪明,再生出一个比你更美的丫头来,让我做姨妈的好好疼她半辈子,多好。我在这句素常的话里,不知为什么,鼻子酸酸的,想要说些什么,却是只有眼泪浮上来。

  

  快到预产期的时候,因为紧张,我常常会做噩梦,梦见自己难产,浑身的血,几乎没有气息。我问老公,万一有危险,怎么办?老公说,肯定要保你,你在我心里才是最重要的。我又拿同样的问题去问姐姐,姐姐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。她像年少时那样地坚决和固执,她说这怎么可能,我生的时候那么顺,妹妹怎么会难产?我会帮你去求医生,让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他们好好地待你,不准他们让你和孩子有一丁点的意外,我要看着小丫头长大,好好地做她的姨妈,不让她受一点的委屈。

  

  为了这样的话,我努力地将自己的心态调节到最好,我想原来这个孩子,不只是我的,她还属于姐姐;只有她,才能将我们姐妹间那道长长的伤疤,在成长的岁月里,一点点地修复,直至了无痕迹。

  

  姐姐从小就有晕血的毛病,可她还是努力地说服我和老公,在产床前寸步不离地守护安慰着我。我那时已经听不进什么话了,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极力地想要抓住什么东西,且有一种将同样的疼痛转移到什么地方去的欲望。我听见有个声音说,安安,抓住我的手。我无意识地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,并随着每一次用力和疼痛,紧紧地将手指陷到那个陌生却温暖的掌心里去。

  

  女儿终于生出来了,却没有我渴盼中的哭声。许多的人哗一下子从我身边移开来,转向孩子。我连睁眼看一下的力气都没有,那只手,依然在,与我同样地虚弱无力且满是汗水。我终于艰难地问出一句:我的孩子,是不是不行了?没有人回答我,只有那只手,在我的问话里,更紧地握过来。终于,一阵响亮的哭声将难熬的沉默打破。我的女儿,这个被脐带绕颈3圈的小丫头,经过医生的抢救,终于活下来,用欢畅的哭声向父母还有她的姨妈问好。我转过头去,看着姐姐怀里的女儿,看着这个比我还要开心的女子,那么柔情地注视着我的孩子,就像要将一辈子的爱,都全部给她,且让她知道,也只有抱着她的这个女子,才能那么骄傲地做她的姨妈。

  

  我休完产假,开始去上班。老公说,幸亏你姐姐来,否则请个陌生的保姆,这么小的孩子,我们怎么能放心,给她找工作的事,还是等到女儿大一些再说吧。我听了便急,说那怎么行?!我已经亏欠了她,让她不能像我一样读到大学,现在又让她来给我做保姆,你不知道她是个多么骄傲又自尊的女子,她宁肯不读书,也不愿输给我,我怎么能那么无情地看她给我洗衣做饭看孩子?!这样的话,憋在我心里很久,我无法开口说给姐姐,只有朝着老公吼出来。可是没有人知道,我是多么地希望能亲口告诉姐姐,告诉她我曾给过她的那些伤害,还有她曾给予过我的,其实我在年少时就渴盼,能够有人统统地把它们全部偷走,只留下那些鲜艳温暖如毛线一样的回忆,给我们。

  

  老公终于为姐姐在一个针织厂里找了份工作,可是被姐姐很坚决地否决掉了,她说一定等到女儿入了托才肯找新的工作。这件事就这样搁浅下来,直到有一天,我们坐在阳台上,边看着宝宝车里的女儿,边说着闲话,无意中聊起她退学后打工时的经历。她说,那时候真傻,总是跟一个无形的自己拗着劲,偏要往自己不喜欢的方西跑,谈了那么多恋爱,全是那种帅气却没有内容的男人,如果我能像你一样乖,听妈妈的话,不那么总跟自己作对,或许我也会到大学里读书,和你做同学或是师妹也说不定呢。我们就这样呵呵笑起来,直到我笑出了眼泪,哭着说出一句:姐姐,对不起。

  

  那么好的阳光里,姐姐伸过手来,将我的眼泪擦掉。她自己的,却是一滴滴打在我的掌心里。其实什么都不必再说,这样的眼泪,足以将我们心底的隔阂冲刷掉,足以让我们将那些年少时的伤痛,一一地抚平,直至我们的掌心里,只有爱与温情。

上一篇:与自己讲和的智慧

下一篇:没有了